中国时报18日社论--在弃台与弃美间 审思国家最高利益,全文如下:
 
 马英九总统十五日接见美国联邦参议员穆考斯基时表示,两岸关係与台美关係的发展并不冲突,因此中华民国政府将来会继续向美国採购各项先进武器,以保障国家安全和维护台海和平,但台湾同时也要持续和中国大陆改善关係,扩大双方交流。简单的说,这就是武器照买、和解照走。 

 此前一天,美国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卜睿哲在布鲁金斯研究院网站发表《未知的海峡》新书摘要,略称北京若寄望美国放弃台湾这是行不通的,美国对台军售并非两岸无法统一的最大障碍,美国坚持现行政策将会促使中共以更具创意、更有意义的方式来解决两岸争议等等。直白的讲,这就是美国无意放手。 

 表面上,马总统的讲话和卜睿哲新作中的某些观点都能言之成理,但也都只是从各自的角度和利益出发。在理论上,既缺乏战略的高度,也没有新的视野,而且在实践上,还有其盲点和内生的矛盾存在。大家都只想「避险」,但目前这种以拖待变及摸着石头过河的做法与想法,恐有进一步讨论的空间。 

 从马总统的角度来看,台湾一方面要和中国大陆持续改善关係,加强互动与往来,但另一方也要有自卫的能力,勿恃敌之不来、而恃我有备之,对美军事採购即使无法让台北与北京进行全面、长期的军事对抗,但或许可以暂时满足台湾心理上的安全感,同时对美展现台湾自卫的决心。两者并行不悖,似乎好处全拿。 

 台湾当然不能、也不应把自身前途寄託在对岸不确定的善意上,但持续以超过能力所及的对美军购,万一使自己成了美国的反华工具或剥削对象,甚而造成两岸军备竞赛,这些都并不符合中华民国和整个民族的利益,毕竟这其中还涉及台湾的自我定位与国家、民族的认同问题。轻重之间的拿捏,台北必须极为谨慎。 

 卜睿哲在书中提醒台湾,不要让中共产生统一无望的印象,不要使北京丧失耐心,错估整体形势,而要加强台湾的经济发展,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避免两岸关係发展成一种不对称的相互依赖,要增加北京万一对台施压的成本和不确定性。这些主张表面还算可以理解,但一经深入思考就发现其中颇有可资商榷之处。 

   从过去到现在,美国一直主张两岸维持动态的平衡,两岸都不应增加紧张,破坏现状,但现状的定义却是要由美国来加以界定;美国一方面希望两岸关係能够改善,双方加强往来,降低区域紧张,但又不希望在华府不能掌握的情况下,两岸走得太快、太近。美国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利益,既不准台湾独立、也不让两岸统一,不要台湾挑衅,但也不许中共动武。 

 具体的说,台湾对美军购固然满足了自己虚假、暂时的安全感,但更成就了美国的军工利益;台湾确实不能也不宜接受中共所设定的不合理统一条件,但让美国不断插手两岸事务,对台湾颐指气使,亦将破坏两岸未来整合的机会。美国只希望台湾採取最低的标準,不要让大陆对统一感到绝望,而目前这种想像中的奢望或许更符合美国的利益,但这是否也符合两岸之间的最大利益,显有讨论的空间。 

 其实,美国有识之士也已看出,只要两岸降低紧张,加强互动,民众往来、通婚、投资更为便利,双方关係自然将会更为紧密,届时台湾的心理和实体防卫需求自然随之调整;这虽然需要一段发展的过程,但这种自然的规律并不随人的主观意志而转移,美国当前的这种以拖待变的政策终将有无以为继的一天。 

 就像在台协会前驻台代表杨甦棣所说,他既不亲蓝、也不亲绿,他只亲美。同样的,卜睿哲的观点反映和追求的主要还是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的弃台与否完全是由美国的国家利益来决定。美国承诺的记录不佳众所皆知,从当年的波兰抗暴、捷克的自由化事件到后来的南越沦陷、智利的阿叶德总统遇害都是例子。 

 在现实上,台湾或许不得不被美国利用,做为牵制中国大陆发展的棋子,但在长短期效应变化、主动与被动之间还是应有所区别、掌握;马英九政府如果能够抓稳方向、掌握大局、明辨是非,化被动为主动,发挥台湾尚有的优势,台湾的何去何从应该已经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