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在朝当思在野时

   编辑: -
俗话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照这个标準,执政的国民党实在算不上是君子!为了公广集团的年编预算,国民党立院党团从去年尚未执政开始,就和公共电视台槓到现在;最近,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初审通过九十八年度公广集团旗下各电视台的预算,却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附带决议,除了扩大董事席次,还要求未来各电视台必须提报节目製播企画和细目等,经主管机关核可后始得动支,等于要对公广旗下媒体进行节目的「事前审」,国民党此举不但是走回头路,还是走回两蒋时代的回头路,不能等闲视之。 

   在台湾这个蓝绿立场对立难消的变态社会,要搞任何「公共」事务都是困难的,唯其困难,更要珍惜。公共电视自成立以来就是波折重重,朝野都自认公正却又都想干预公视;谁当家,就希望公视是政府的政策宣传工具。尤其是扁政府八年,不择手段地把政治的手伸进媒体,从威胁到利诱简直让人深恶痛绝。但是,公共电视台和扁政府时代成立的原民、客家等电视台到底做了多少不符合新闻专业的事呢?除了节目收视率还是没办法和讲究重口味的有线频道相提并论,以至营收有限,还得靠政府每年编列巨额预算支应外,有偏差到严重违反所谓「公共利益」或不符「媒体中立」的具体事实吗? 

   马政府就任以来,从政府部门到事业单位,人事陆续更迭,即使外界仍有酬庸之讥,但多少还符合任期原则,任期届满该换则换,谁也没话说。公广集团董事长去年才更迭,遑论依照公视法的规定,其董事名单由行政院推荐之后,还得送立法院,由立法院依政党比例推派的评审委员通过;换言之,凡有蓝绿色彩过重者,根本通不过立法院的评选,这一届董事会的组成就是这幺来的,立法院既已经同意通过董事长,何须又要以附带决议的方式,干预公广集团的正常运作呢?难不成重新执政半年,国民党就忘了,曾经完全同意且欣然接受党政军退出媒体的社会共识? 

   国民党已经完全执政,在国会拥有最大多数席次,反对党连基本的委员会提案权都有问题,国民党还有什幺可怕的?媒体监督政府是天职,只要行得正、所谈合乎公共利益,不能因为他是公广集团就禁止他做媒体应为之事。执政者手握权力、资源,格外要自我警惕,否则就会步上扁政府的后尘,徒然惹人厌恨。偏偏,最近国民党立院党团的作为,实在让人不敢恭维,除了审查公视预算,硬带上一笔附带决议外,还放任个别立委闯关,硬把选举诉讼二审定谳改为三审定谳的提案排进院会,準备进行三读,严重违反社会观感。 

   选举诉讼迁延时日早为社会诟病,过去总是官司打完任期也已届满,官司定谳与惩戒作用完全无关。当选无效诉讼二审定谳基本上符合社会要求,选不对的人,在最短时限内可有改变机会,何况三审都是法律审、书面审,仅就二审引用法令是否有误进行审查,而非事实审查,以选举诉讼二审定谳并不为过;国民党立委在提案文中指,无法接受「法官虚伪正义感」的速审速决,却忽略了,社会大众也无法接受「民代无视正义」的故意拖延。这个修正条文从国民党立委提出就引发争议,国民党一方面指会多听社会意见,另方面却又一路闯关大搞两面手法,这是堂堂正正最大执政党所应为之事吗? 

   国民党在野八年,理应生聚教训,深切体会民之好恶,那有执政才半年不到,就故习重犯?不要忘了,国民党能拿回执政权,靠的不只是立委们批绿斗扁,靠的是国民党还有一个正派形象不变的马英九。马英九的正派为国民党撑起了一片天,但是,这片天光靠马英九个人是撑不了多久的,国民党得要向社会大众证明:国民党就是正派的党,不搞私利私怨的党;否则,民意如风,今日来明日去,上得了台就下得了台。国民党得行由正道,至少不要让自己下台太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