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万拨款入巫统区会‧国伟挑战心一敢敢揭发(吉隆坡)蕉赖区行动党与马华两位国会候选人再掀骂战,马华候选人吴心一频频指蕉赖选民不见了国会议员拨款的言论,陈国伟指行动党选区从未获得200万令吉的拨款,因为国阵政府把此笔拨款交给行动党区内的巫统区会。 他反指吴心一声称自己是“敢怒敢言”,为何没有去揭发不公正的事情?为何没有替蕉赖选民伸张正义?至于吴心一强调他中选后将建华小的言论,陈国伟觉得此言论犹如威胁选民,他反问吴心一是不是从政只为了当官? 他是于週三(27日)前往美达花园巴剎拜票后后针对吴心一在拉票活动时频频“建华小”及“国会议员拨款”的言论,一一作出反驳。 陈国伟说,国会议员拨款从2006年已增加至200万,但是行动党的选区从来都没有获得拨款,而且从2004年至2006年共获得300多万的拨款,可是该笔拨款全数拨给蕉赖巫统区会,以致巫统在蕉赖可以建设美轮美奂的总部。 “你去看下巫统在蕉赖总部有多大、多豪华,内部还有吊灯,而且巫统以休閑中心、教育中心等各种名堂来取用这笔国会议员拨款,以及支付助理的薪金、手机津贴、总部装修费、服务中心设备等。” 陈国伟指出,翁诗杰早前公布了自己区会的账目,不但没有获得赞赏还被谩骂。为此他挑战吴心一去要求他的两位“老板”姚长禄以及陈财和,公布他们的国会议员拨款的账目,以证明他们也是有取得完整的国会议员拨款并且有善用之。他指出,吴心一发表当上国会议员后争取不到华小自动消失在蕉赖,并且会做回老本行(牙医)等言论,就是告诉选民因为自己不是“官”没有名分为蕉赖争取更多福利。“但是,我担任5届国会议员从来没有当过‘官’,充其量也是人民代议士而已,但是我在以代议士的身份下蕉赖依旧发展得很好。 ”“吴心一充满了马华的细胞,一直说要中选当官,原来他从政就是为了当官,那幺我想问,他满口为民为华社的使命感在哪里?我现在代表蕉赖选民问他,是不是不中选当不成官就不能为蕉赖争取华小?” 同时,陈国伟也“教导”吴心一发表演讲时应该向选民说中选或不中选都要争取华小,反观他自己在担任5届国会议员以来从没有话柄被人捉住,因为他从不会为了选票而开空头支票。 可争取更多福利吴心一:须拥议员名份 马华蕉赖候选人吴心一针对陈国伟指他要当官的言论反驳说,他是向选民陈述一个事实,就是他要当国会议员就是为了有名份和更多能力去替蕉赖争取更多的福利和发展,华小则是他为自己所定下的一个明确的目标。 他表明,就算自己不获中选,也一样继续争取华小,因为争取华小一直是马华首要的目标。 他于週三前往国大医院探望助选工作团一名因为挂旗而跌断左手的伤者后,也通过媒体反问陈国伟,他在这20年以来到底为蕉赖做了什幺! “陈国伟说我从政是为了当官,我不是要当官,能不能当官也不是我能所决定的,是总会长和首相决定。我年轻有魄力,即使当了国会议员又有机会当官的话,那有什幺问题?” 同时,吴心一声称,20年来陈国伟能做的,他也能做到;但是他能做的陈国伟就不能做到(争取华小)。陈国伟用了5届仍不能争取到华小,那幺现在他只需要一届就能向选民证明到底谁才能为蕉赖争取华小。 “1990年至2002年陈国伟都在做同样的东西(签名运动),说要争取华小,但是我敢说,他做不到,因为只有马华能够做到,陈国伟是在借我来搞政治宣传。” 一名来自马华舞狮团的18岁印裔青年安东尼达斯,在本月25日(星期日)晚上10时,于美达花园因为协助马华蕉赖候选人悬挂党旗和布条时,失足从约8尺高的地方跌下来,左手夹在路牌之间的夹缝,导致手骨断裂并在送院后需要动手术植入铁片。 吴心一同妻子古秀琳、区会妇女组主席拿督曾玉英以及党员前往探望伤者,以及慰问伤者的双亲。吴心一表示,蕉赖马华除了全权负责安东尼的医药费,以及1000令吉的手术费以外,还会负责出院后复建的费用。 ‧2008.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