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马华策略分析及政策研究院首席执行员宋惠君认为,大马不但必须制定隐私法令,还得制定更严厉惩罚来对付侵犯他人隐私者。与此同时,人权律师邱进福则认为,在拟定隐私权法令时,除了考虑道德价值观,也必须关注相关法令所应保护的对象及保护範围。宋惠君今日(週六,2月28日)在主题为“隐私权:在马来西亚存在吗?是时候立法吗?”的律师公会论坛上,也认同人们对道德观念的包容性,是人们如何评定是否被侵犯隐私权的关键。她指出,法国一名女部长因为怀了孩子,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因而引咎辞职。事实上,这名女部长无需为此而辞职,相反的,她应该将它交由公众作出道德的审判――是否可以包容这种行为。法律道德或现矛盾另一方面,邱进福表示,法律及道德标準的审判必须在拟定隐私权法令时共存,虽然两者之间难免会出现矛盾之处。他指出,就好像在林甘司法短片及蔡细历性爱光碟的事件,虽然两人都申诉被侵犯隐私权,可是,却又与黄洁冰被拍不雅照的情况不一样,因为前两者是分别被揭露涉嫌司法弊端及违反自然性行为,黄洁冰则是受害者。因此,他说,在坚持保护隐私权的原则下,倘若林甘短片涉及公众利益,是否应该揭露,以及里头倘若发现涉及违法行为,又应该如何去评定隐私权法令,都必须在制定隐私权法令时作出考量。邱进福也建议成立媒体理事会,对侵犯他人隐私,违反职业操守的新闻从业员採取行动。他表示,医生和律师等专业人士都有纪律局监督他们的行为,他认为媒体也不应该例外。刘怡安表示,马来西亚既然是联合国成员,理应遵守世界人权宣言的条约,制定隐私权法令。她说,虽然刑事法典的509条文触及隐私权,但没有详尽阐明所保护的範畴。而将落实资料保护法令(Data Protection Act),却不涵盖保护他人隐私的範围。她说,为免可用在监视或进行拍摄工作的新科技配备被滥用,大马是应该制定隐私权法令来管制滥用者。‧2009.02.28